这些中国巨头萌芽的阶段,正是1999年-2001年硅谷科技泡沫破灭之时。在2001年,亚马逊的贝索斯面对上千名员工说,“这非常困难,非常痛苦。但是基于商业考虑,我们必须这样做”,当时亚马逊合计裁员15%。如今的亚马逊,依然是全球创新公司的翘楚,当年的裁员危机,对于亚马逊来说也是一次涅槃重生的机遇窗口期。

风起于青萍之末。相比2018年公司还在以人员优化而不是裁员来指代架构的调整,如今,从头部的京东确认裁员10%、滴滴裁员15%到一些创业公司干脆暴力裁员,甚至有的创业公司一度宣布“996”工作制——这些措施成为面对市场、面对现实时更直接的选择。